每二个大方都沾满了鲜血,末世绿光

从前有座山,山下有许多人家,突然一天霹雷闪电,山摇地动,大山裂了个大口子,人人都在传说会出现一个神一样的人物,必要开创一番绝世倾城的大事业!人们等啊等啊,每天都在山口虔诚地期盼,精明的黄牛甚至卖出了前排的高价票。终于,传说中的大人物出现了,一只小老鼠从山缝里绝尘而出……

首先,虽然我只看了一遍IMAX版本的(嘿嘿,非常幸运的抢到了倒数第二排正中间的钻石级宝座),缺乏与普通2D版本的对比。但是我猜想,这部片并不是必然要看3D版,更不是一定要看IMAX版本的。因为这部电影并没有刻意的卖弄3D技巧,3D的感觉并不是很强烈。而且我在东莞看的IMAX,字幕的位置很靠下,而且太透明,看字幕就不能看画面,看画面就看不到字幕。好在需要看字幕的地方不是很多,否则就痛苦死了。所以,有IMAX 3D看自然不错,没有的话,也不用太郁闷。

   鉴于以上的预言在今年的贺岁片里屡屡得到印证。心灵脆弱的我在去看《阿凡达》之前,刻意避开任何剧情介绍和宣传噱头,尽量不抱期望走进了普通的3D影院。(imax3D我是抢不过黄牛的)顺便说一句,我发现避开《阿凡达》的宣传还是非常容易的,相比于来势汹汹、躲闪不及的三枪来说,简直如同在夏夜躲开一朵流星。结果,我在电影院里被击穿了,我第一次被电影呈现的极致的美丽感动到幸福,掩面哭泣而心底却柔软满溢。我不想去评论任何技术、效果、剧情,视觉上的事情应该交给各位的眼睛,我只想说导演说会把《阿凡达》在2D和3D的观影效果都尽量做到完美,这句话是很负责任的。我很庆幸自己还算认真的个性让我记住了影片中的一些小细节,而用文字记录下来是我唯一能做的——对卡梅隆导演及其团队表达的一点敬意。

阿凡达的画面不可谓不精致,潘多拉星球也是美不胜收。和我同去的那位女同学,出来之后一直在感叹那些动植物的美丽与可爱。可是,怎么说呢,这精致优美的画面之下,却欠缺了画面冲击力。即使是最后二十分钟的大战,让我血脉贲张的地方却少之又少。让我不免有点小失望。可以说,甚至不如2012给我的震撼大。虽然这是肾上腺素欺骗了我。但是我对之前说的阿凡达是男人的电影感到很不满。这分明是一部煽情十足的剧情片。不少时候,我看的眼睛都湿润了。

   1. 潘多拉星球的猴子。《阿凡达》团队创作了许多栩栩如生的动植物,这不仅使潘多拉星球变得真实美丽又生气勃勃,而且几乎所有的动物都在最后的大决战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为什么说几乎所有呢,因为有一种动物只有短短的惊鸿一瞥——一只潘多拉的猴子,它有着同Navi人一样的蓝色条纹皮肤,灵活的四肢,甚至能双腿站立,一级几乎与地球上的猴子一样的脸和眼睛。猴子在前期没有攻击主角,后期大战中也没有参与,为什么要花成本去制作这样一只动物呢?影片里出现了植物学家格蕾丝,她最后对灵魂树和整个潘多拉星球的生态系统的精彩分析仍然只是基于植物学的。所以我大胆地猜测,这只谁都能看出与Navi人相似的猴子表达了导演对潘多拉高等动物进化史的描述,显而易见Navi人与地球人一样也是从灵长类动物进化而来的。可惜,他们和我们走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进化道路。Navi人的进化是从重视心灵沟通开始的,帕克嘲笑他们是住在洞穴里的野蛮人,其实他们的进化程度与人类不相上下。没有华丽的城市,却有成片适宜居住的森林;没有手机和电脑,精神和思想却能无线传导。他们的这种进化是平衡和可持续的,很可惜我们已经在自己独特的进化道路上走得太远太远,我们不可能再回到那个猴子的起点重新开始。为了生存和发展,我们只可能用继续蚕食其他生物安身立命的资源来生存,带着矛盾、惋惜、不自信和绝望一步步走下去。影片交代Jack的哥哥只是死于一次抢劫,这与影片展示的未来人类的高科技形成了强烈而可怕的对比,这种讽刺给我带来的悲伤远比家园树轰然倒下还要来的强烈。我没有自信未来人类科技可以发展到影片那样的程度,但是我很有自信人类不管发展到什么程度,贪婪的欲望无法克服。我看到了起点的猴子,也看到了幸运的潘多拉星球和Navi人,可是我还看到无家可归的未来人类,以及他们在心灵进化上毫无建树。

之前看剧情简介的时候,我就觉得短短一部电影的容量,容纳不了那么多的故事。果不其然,虽然阿凡达长达160分钟,仍然是做成了史上最长的预告片。影片已经马不停蹄的在讲述,但仍是给人以仓促之感。只能说,阿凡达只是卡梅隆的试水之作。可以看出阿凡达带来的技术革命,但影片本身称不上完美。数十年之后,我们或许会说,《阿凡达》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因为阿凡达以让人惊叹的技术,开创了全新的3D电影观影时代,让观众重新走入了影院。但是真正的神作,却不会是阿凡达。或许会是《阿凡达2》,或许会是《铳梦》,或许都不是。至于结果如何,我们只能等待了。

   2. 葬礼的对比。大段Navi人的生活描述占了影片的大部分篇幅,有些片段唯美地令人动容。其中一段给过世的Navi人举行葬礼的片段纯净而感伤。皮肤渐渐泛白的老人安静地蜷缩在土壤之中,家园树的种子缓缓飘落,部落的族人默默为他颂念祈祷,他的肉体融化在他热爱的土地中,他的精神长存灵魂树的记忆库里。这让我想起在影片一开头Jack哥哥的葬礼,一个封闭的灰色纸盒,在熊熊大火里快速焚化。也许现在火化的普遍性让我们对影片前面这个片段没有太深感触,但是一场静默的入土葬礼仍然是我们的传统。影片后面提到那个时候的地球遭到了严重破坏,或许那时的地球连一个简陋的小盒子也无处安放了。不过,对生命都不尊重的未来人类,又怎么可能尊重死亡!

切入正题。阿凡达的故事主线,无疑是脱胎于美国印第安人的历史。美国人如今充满内疚之情的不断的表达着对自己祖先当初的作为的歉意。但假若没有当初的原始积累,也就没有如今的美国,也就没有了这些内疚的美国人。每一个文明都沾满了鲜血。每一个文明的成长,都是掠夺与杀戮带来的。正如同每一个生命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夺取其他的生命一样。这本无可厚非,但我们却不能纵容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
文明之所以称之为文明,就是因为我们会改变,我们不再只是野蛮的掠夺与杀戮。所以,我们将誓死捍卫自己的土地,不惜一切的阻挡入侵者。哪怕是螳臂当车,飞蛾扑火。就像是Navi人以弓箭对抗美国大兵的坚船利炮一样。

3. 商人的高尔夫球。帕克的出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一条狭小的模拟道上练习推杆。高尔夫球本身就是一个很矛盾的事物,人们因为喜欢自然,把高尔夫球场建得依山傍水,在蓝天、绿草、多种人造景观里打球被誉为是一种亲近自然的高尚运动。可是在果岭上封杀其他生物,而片种匍匐草又何尝不是对自然生态的残酷杀戮。人类为了自己的目的,铲除异类,扶植所需,在看似美丽的果岭面前暴露无遗。但是我们还是矛盾的,因为我们仍然那么喜欢绿色,人类恰恰是对喜欢的东西比不喜欢的更有控制欲。影片并没有刻意将帕克表现成一个无良的商人,相反还在紧张时刻表现了他在最后进攻前的犹豫与心软。我们在看到一个自私、软弱、不学无术、唯利是图、碌碌无为的小个子人类的同时,也可以看到导演在这个角色上的良苦用心。当帕克看到窗外原始森林里的高大植物露出的恐惧和茫然,看到家园树轰然倒下的凄惨景象时又有不忍和不安;在小房间里握着价值连城的磁石带给他的控制感,但是一条绿色的练习道又带给他短暂却真实的快乐。这种矛盾在帕克身上表现得最多,也正是因为这样,帕克的性格可能最接近于我们大多数人。

这里显然有一个误区。很多人认为是因为Navi人落后,地球人先进;Navi人崇尚自然平衡,地球人破坏环境。所以前者是正义的,而后者是邪恶的。这显然混淆了本质。文明的标志,就是保护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否则,若可以随意剥夺他人的财产,那又与野蛮的掠夺又和区别?
然而,若只是保护私有财产,这还远不是文明的最终目标。因为当先到者将资源占据之后,后来者将注定贫困的命运。而坐视同胞的疾苦,显然不是文明。当资源分配极度不均匀的时候,则必然又将引起战争。这时候,守着自己的财产的人,又如何敢自称正义呢?比如,做一个不恰当的推演,假若地球人来夺取的不是矿石,而是关系到整个人类生死存亡的东西,但仍然需要推倒生命之树。那么,Navi又该如何选择呢?

   4. 格蕾丝手中的烟。就像帕克的出场是在打高尔夫一样,女教授的出场也不是从实验室里优雅地款款而出。断开连接的格蕾丝一伸手就是要烟,这与她后来表现出的脉脉温情格格不入。这个小小的谜团在之后的剧情深入中就逐渐开朗了。就像Jack慢慢融入Navi人社会一样,植物学家的格蕾丝早就融入了生物天堂潘多拉星球,她在断开连接时的失落和烦躁也就不言而喻了。但是格蕾丝的重生为什么没有成功,我个人认为并不完全是因为身体虚弱,而是她并没有像Jack一样,成为一个完全的Navi人。她并不是不爱潘多拉星球,只是她还是惦念着人类的希望,而这个希望或许只能从潘多拉才能找到了。所以在弥留之际她半开玩笑地说着多想取些样本啊,相比与Jack重生时对人类身体的决绝割裂和获得新身体的兴奋,这样的遗言有多么地眷念和遗憾!

以上,靠着所谓道德与文明,是无法解决的。即使再自认为善良的人,也没有和非洲人民共疾苦。即使有做慈善事业,那也是在满足了自己的需求的情况之下的。解决之道,只能是发展生产力,达到了物质的极大丰富,才能达到马克思所说的共产主义。而靠着武力,以穷人的身份,自以为正义的去掠夺富人的财产。这不仅不是进步,更是大开历史的倒车,回归到了蛮荒的靠抢夺生存的时代。

   5. 盛世警醒,末世绿光。如今能源还算充足,没有大规模的战争,也没有恶劣的气候和自然灾害,确确实实可以算得上是人类的黄金时代。在这个时刻有这样一部电影能够用美,而不是灾难来给人类一计警醒, 确实让人由衷地感动。如何生存,有一个最基本的原则:你得到的能量要比你失去的能量要小。而现在是,我们砍倒了一棵树,得到了几张电脑桌、一把筷子、几块跆拳道表演花哨踢腿时破坏的木板,可是同时我们失去的呢?夏天的绿荫、秋天的风景、童年的回忆、凉爽的心情,甚至还有末世的希望。人们把绿光看做希望之光,传说看到绿光便会出现奇迹。可我想,任何时候都不会有纯粹的奇迹,它只是一种因果循环。现在种下的因,将来或许是灭世的灾难,也或许还有潘多拉盒底的希望。感谢卡梅隆导演给我们带来的《阿凡达》,它是如此纯净和美丽,翻起藏在我们心底童话般的梦想,然后自己为自己的善良感动了,这或许就是盛世的警醒,也或许它能成为末世的绿光。

所以,现实总是残酷的。要解决这一切,是一个无比漫长且痛苦的过程。历史的车轮轰轰的碾过,用手一摸,满是鲜血。文明就是这样成长起来的。
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尽力加快这一历史的进程,就像男主角Jack,就像生物学家Grace,就像那个酷酷的女飞行员。然而,那些美国大兵又有什么错呢?他们不过是服从命令而已。就像Jack在转变之前,也只是一个服从命令的卧底而已。不是每个人都有做挡在历史车轮面前的螳螂的勇气,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该死。一个真正的文明,应该对每一条生命都充满怜悯。就像Navi人在杀死猎物之后,要为他的灵魂祈祷一样。为了生存,杀戮不可避免,但仍应该对生命充满敬畏。所以,在后面的大战中,面对惨死的人类,如同面对惨死的Navi人,我也无法痛快起来。

   《阿凡达》并不是一部适合用票房和奥斯卡奖杯数来评判的电影。我想,卡梅隆已经在电影里借着男主角的名字表达了他的心情——Jack,如同在《泰坦尼克号》中张狂的Jack在甲板上大声喊出的一样:"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
                                             转帖自几乎不上线的QQ空间

关于Jack的转变。其实并算不上突然。只是限于影片的篇幅,可能表现的不够。但是Jack由一个人类的废人,变为Navi出色的猎手,更有美人相伴的时候(哈哈,很多人都是看完影片之后,由对蓝精灵的不适转变为了对奈特莉的喜爱),怎么能叫他不产生归属感?人的适应能力是很强的,当在新环境生活久了,旧的环境也便恍若隔世。Jack也说“我现在越来越分不清哪边是梦境,哪边是现实了”。不过Jack是幸运的,他恰巧就是那个如此特别的人,否则他早就死在奈特莉的手下了。

而潘多拉这颗星球,根本就是盖亚嘛!整个星球就是一个智慧体。也难怪地球人会输了。

总的说来,这部电影最激动人心之处,便在于,卡梅隆将一个如此美妙的世界,以如此栩栩如生的形式展现在了我们面前。过去,电影就是一扇能看到另一个世界的窗户。而这一次,卡梅隆直接将我们引领进了那个他创造的世界。让我们能暂时逃离尘世的喧嚣,期待着有一天,也能遇到那个人,轻轻地说一声:I see you

本文由大象彩票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每二个大方都沾满了鲜血,末世绿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