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每贰本性命,血战钢锯岭

2016.12.13是南京大屠杀公祭日,我决定去看看最近很火的美国的抗日电影《血战钢锯岭》。
看完这部电影,我脑子里纷纷乱乱的,感受很多,张嘴却又发现没什么可说。仔细一想,不是没什么可说,而是不知道该如何串联起来。于是,这次准备抛开剧情顺序从最深的感触开始说起。
一、信仰的力量
“坚持自己的信仰,你的生命会因此而焕发光芒。”这是我看完这部片子,想到的唯一一句完整的话。
信仰需要一个养成的过程。
主人公德斯蒙德•多斯从小也是个淘气的孩子,母亲是个基督徒,他从小受到宗教熏染,但真正让他意识到不能杀人的有两件事。
一个是小时候和哥哥玩耍时,冲动之下用砖头将哥哥的头打破,差点要了哥哥的命。那是他幼小的心灵第一次对杀人和罪恶产生强烈的抵触。
另一件事,便是多斯在父母打架时,抢走了父亲手中的手枪,差点就枪杀了自己父亲的时候。这让他知道,人只要拿着武器,就有杀人的可能。
多斯在入伍之后,各项训练均过关,唯有持枪练习。他不能违背自己的信仰去做可能伤害别人的事。但也不愿意在别人为了保护亲人上战场杀敌的时候选择安逸的留守在家乡。所以他必须留在军中,他要做一名医疗兵。
他因为自己的信仰被误会被排斥,受到队友们的毒打,但他依然不肯放弃自己的坚持,他要做一个医疗兵,同时坚决不碰抢。
最考验他的是真正走上战场。当看到疯狂如恶魔一般的敌军和我军厮杀时,他的心依然是救人不杀人。当我们受到伤害唯一能想到拿起武器的时候,他想到依旧是让他再救一个人。
杀戮过后,他一个人俯身在钢锯岭的悬崖边上,他在挣扎是否应该像其他战友一样爬下去,回到安全的营地。还是守在这个炮火中,去救那些可能生还的人。
他听从了上帝给他的旨意,战火中传来了伤者的呻吟和哀嚎。于是他又走入到战火之中。
这是真正的生死考验。也是对他的信仰的考验。
在死亡面前,任何人表现出的怯懦恐惧都是可以被原谅的,毕竟生命只有一次。所以德斯蒙德•多斯的行为才让人由衷的敬佩。
他做到了他所说的,不碰抢,只救人,不杀人。在那个如炼狱一般的战场上,他清醒的活着,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该怎样做。
他最终获得荣誉,不仅仅是因为他一个人独自救下了75个生命,也因为他忠于自己的信仰,并身体力行,说到做到。

    曾经听过很多次有人说中国是一个没有信仰的名族,对于这句话我是不能认同的。中国人的信仰其实就在我们的骨子里,只是他们不了解我们,就拿这一点来攻击我们。只是难以理解为什么信仰一次次的拿出来重申。信仰到底是什么。

人是需要信仰的,这信仰不一定是某种宗教仪式,而是自己心中的价值观,或必须坚持的某种自我规范。
但无论把什么当成信仰,都必须心有坚持才能赢得尊重。

  就我看来,信仰是一个人坚定的相信着,不能被侵犯,引导者你的行为,并可以为了自己相信的东西而不顾一切东西。这几天看了梅尔.吉布森的《血战钢锯岭》,我对信仰的理解似乎更深了一些。

二、英雄会被歌颂,但战争不会
战争是一个可怕的词。无论你在一场战争中活下来,或是死去,成为英雄还是逃兵,战争本身是不应该的存在。
多斯父亲出场的第一个画面,是他拿着酒壶站在墓地,和长眠地下的朋友们唠叨周围的变化,抒发被人们遗忘的悲哀。
这是一个经过战争洗礼的普通士兵别人无法理解的悲哀。
战争改变了他,让他从一个温柔开朗的男人,变成一个暴力的酒鬼。他憎恨战争,反对孩子们参军。
但,战争当年,当侵略者的脚步踏上我们的国土,只要有爱国爱家之心,就有一个为其赴死的灵魂。
影片第一次直面战争的惨烈,是这些新兵们在去一线的路上,他们步伐轻松,嬉笑打闹。可是当他们看到一车又一车的死伤者的尸体,当他们看到从前线走下来的士兵那麻木的眼神,他们收起了严肃,摘下军帽,向那些死伤者致敬。
我在大屏幕下猜测那些人的心情,他们一定是既痛恨战争,又想立刻去杀个痛快。
当他们站在钢锯岭悬崖下准备爬上去的时候,他们脸上的表情有游移,有恐惧,有坚定。我无法猜测他们是怎样一种赴死的心情。
当战场从远程扫射,到近身肉搏,他们从一个普通男人变成了雄性的野兽。他们眼中迸射出浓浓杀意,那是他们最后的勇气。战场上,唯有一个真理:想要活,就只能杀了另一个想要你死的人。
从前,我以为战场上的英雄,只是是奋勇杀敌的勇者,他们或生或死,因为他们曾交付出生命,所以被称之为英雄。
现在我知道,战场上也可以有另外一种英雄。他像一个摆渡人一样,将生死两岸连接起来,将人从修罗地狱里带回人间。
尽管战争造就了英雄,但没有人会去歌颂战争。
战争有一种可怕的让人化身成魔的力量,它可以让两个互不相识的陌生人,有着强烈的想要夺取对方生命的愿望。它夺走了人类身体里属于人的那部分性情,只留下兽性。

   梅尔.吉布森是我比较有印象的一个导演,一般来说看电影是不会注意导演的。但是他拍的电影都是比较经典,也能吸引我。在看他拍的那几个电影后就记住了他的名字。像以前看过的那个《勇敢的心》我还能记起其中的情节,还有《爱国者》还是记忆犹新的。他一般塑造的都是硬汉形象,也是人物个性鲜明而且英雄色彩浓厚的。可能我就是比较喜欢这种英雄色彩的电影吧。

影片中的战争场面,让我无数次想起,抗日战争中,中国人与日本人也是同样的厮杀,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和美国人也是同样的厮杀。
我们不忘战争之痛,不忘辱国之耻,并不是为了恨,而是为了不再让这样的历史发生。
我总是会想起曾在视频中看到的那个被炮火击中的小男孩,他额头满是鲜血,却没有哭,只是呆呆的看着周围的人。他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里,写满了茫然。
人类进步到今天,如果还是依然只能用战争的方式解决纷争,那又还有什么进步可言。
我想这个世界总有一天会实现大同,走到共产主义。但我更希望是以一种文明的形式过渡过去。而不是一次次战争换来的。

  《血战钢锯岭》听起来是在讲一场战役,实际上是一部传记类的电影。讲的是费德蒙斯.多斯的传奇战争经历,以及他刻在骨子里的信仰。他的信仰形成有很多原因,但是不得不提的是年幼时的两件事。第一次是他和哥哥因为一件小事打了起来,瘦弱的他被哥哥压在地上打。他奋力反抗抡起旁边的砖头朝着哥哥的头砸了过去。鲜血就顺着哥哥的额头流下来。多斯的心里充斥着恐惧,并仿佛听不见任何人说话。听不见父母惊慌的尖叫和父亲责骂的声音。只是恍惚的看着墙上的画报并感到深深的自责,他认为自己已经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因为上面写着第六诫不可杀戮。哥哥的确伤的很严重,他以为自己把他杀了。后来父亲救治了哥哥后就要来教训多斯,被母亲拦住。母亲没有责骂他只是告诉他一个人最大的罪恶就是剥夺其他人的生命。

最后,愿这世界的每个生命,来时歌舞升平,去时国泰民安。

   第二件事让他难以忘怀,并在做梦的时候想起曾经做的事还是会吓醒,他在那之后发誓再也不碰枪了。多斯的父亲因为战争变成了一个酒鬼,每次都会殴打母亲。这样的事一直都在重复着。有天晚上,多斯再也忍受不了就冲出卧室房门,阻拦父亲打母亲。在打斗中,多斯抢夺到了父亲的枪并冲动的朝着父亲的头。被愤怒冲昏头脑的他也听不见母亲的尖叫,只是想扣动扳机。最后多斯还是被理智征服没有开枪。但是事后他想起来觉得自己罪孽深重,居然把枪对着自己的父亲。他发誓以后再也不碰枪,他也坚信剥夺其他人的性命是一件罪恶的事,并把不杀戮当成自己的人生信条。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两碗米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他如此的虔诚的相信自己的上帝,虽然不能与他对话,但是能够向他诉说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了。美国与日本开始打仗了,他不喜欢杀戮厌恶战争,但是道德又催促着他加入战争。他想用自己的方式去保卫自己的祖国和人民。他认为战争开始时就有人不断的在剥夺其他人的生命,既然别人都在杀人他只想当一个救人的人。多斯想成为一个医疗兵去实现自己的为国付出的梦。

   多斯当医疗兵的愿望难以实现,他一开始就被分配到了一个来复枪小队。他的每项成绩都很优秀但是到了每个新兵领枪的时候只有他的枪一直在等待着它的主人。因为他的信仰和誓言,他不碰枪一下。他一直在抗争着,即使所有人都认为他在军队会拖后腿并认为他就是一个懦夫,想要逼着他自己退出他也没有退缩一下。别人故意挑衅他也不会去还手回击,晚上战友殴打他白天没有训练只是去厨房做后勤也没有让他放弃当一个医疗兵的愿望。在要与自己的未婚妻结婚那天,还因为长官的故意刁难回不了家结婚反而进了军事法庭。在军事法庭上他宁愿后半生蹲监狱也不想违背自己的信仰假装碰枪一下,后来还是因为父亲找了原来的战友多斯才免受监狱之苦终于成了一个医疗兵。当所有人都不理解他时,他还是相信自己的上帝和他的信仰。无论外界怎样,他都是内心平静拿着圣经在看着。他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他不是一个懦夫而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多斯来到真正的战场。战场的残酷超出了新兵的想象,他们瞬间变得成熟,只是为了生存而战。而多斯没有带任何的武器就进去了硝烟弥漫的战场。他没有时间悲天悯人,只是扛着那些奄奄一息的战友想要挽救他们的生命。一个又一个的倒下他就一个又一个的扛起来。他身体力行的践行着他的信条,当别人都在杀人的时候他是在救人。激烈的战斗告一段落,美国大兵被打的节节败退,退回了钢锯岭之下。钢锯岭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美国的军队要攻陷就必须爬上笔直的悬崖到达领上。多斯的队友差不多都撤回了领下,而他不愿意离开。因为有很多战友都还有气都还活着,他没有选择生的领下,而是独自一人重新投入战场。救起了那些奄奄一息的战友,虽然有被敌人抓住的危险。他也没有慌张,他装死骗过了那些日本兵。后来又被敌人发现他就钻进洞里躲过敌人的攻击。就这样,多斯一个人将领上的人一个又一个的送下去了。一共有七十五个人,都被他救起。

   他创造了一个奇迹,一个人不带武器在敌人遍布的钢锯岭存活那么久的时间并救回了七十多个战友。所有的人都被震惊,曾经说他是懦夫将他告上军事法庭的长官,也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他说:我从没有对一个人有过这么深的错误的理解。多斯已经受到了他们的认可,谁也不会认为他是一个懦夫。而是将他视为一个英雄,并且信仰多斯的信仰。在第二次攻打钢锯岭的时候上头命令要发起进攻时他们都在等待,只是等待多斯完成他的祷告。

   这次每个人都斗志昂扬,因为有多斯他们就感到充满了力量再也不会害怕什么。这一次美国大兵战胜了日本军队,多斯最后虽然受伤了但是保住了性命。他回国后事迹传开,他因为在冲绳岛战役中勇救75人生命而被授予美国国会荣誉勋章,同时也是首位获此荣誉的在战场上拒绝杀戮的医疗兵。

   信仰的力量真的很强大,可以让一个人完成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可以改变一些事,并能影响一些人。我对信仰无比崇敬,有信仰的人感到深深的敬佩。

本文由大象彩票发布于关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愿每贰本性命,血战钢锯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